类似草莓视频app的软件ios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婚婚欲睡:顾少,轻一点最新章节!

穆婉到点,刷了卡,下去。

项上聿原本在车上的,看到她出来,立马从车上下来,手上还拿着手机,有些……小心翼翼的模样,打量着她的脸色。

穆婉想起刚才安琪说的,男人的宠,会让女人任性,男人的渣,会让女人坚强。

她走到项上聿的面前,抱歉道:“对不起啊,我刚才在玩游戏,有些乱发脾气。”

项上聿没有想到穆婉会道歉,愣了一下,呆呆地看着穆婉,“没……没……没关系啊,小事情,再说了,乱发脾气很正常啊,哪天不乱发脾气,那就不是我的穆婉了。”

穆婉:“……”

她觉得,她哪有乱发脾气,对着项上聿道歉,有些很多余。

顿时,有些无语。

安琪立马说道:“我们现在是去海边吗?我和楚简也上船吗?”

“们也可以上船的,上面的海鲜随便吃,都是最新鲜的。”项上聿说道。

“但是海边离这里很远吧?”穆婉问道。

花束的陪衬

“所以我们现在过去,我让人在驿站的时候准备了房车,我们到了那里后换车。”项上聿说着,打开了车门。

穆婉其实觉得,为了一顿晚饭,去海边,真的是很劳心劳力,但是想到可能和求婚有关,也就忍住了没有说。

如果最后,项上聿并没有求婚,她估计按照自己的性格会发火。

明天还要上班,再辛苦的赶几个小时,一大早就要起来,很累的。

她上了车子,项上聿坐在了她的旁边,开车的是楚简,安琪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。

穆婉看后面还有项上聿的车子,应该会接其他人,这些事情项上聿比她安排的好,她也不用担心。

“玩会游戏吗?”项上聿问穆婉道,“我带升级。”

“在车上玩游戏会头晕,我不想玩,今天兰宁夫人说录像的事情是污蔑,我觉得,她可能会去找声音和她像的人,然后来为她洗白,这好像也是她唯一能够洗白的方式。”穆婉说正事道。

项上聿扬起笑容。“这个世界上。确实有声音相同的人,以为她能轻易找到吗,即便她轻易找到了,又怎么不认为,是我特意安排的圈套,兰宁夫人现在最好是低调,什么都不做,还能好好的活着,至少,她有钱,也有隐形的权势,但是如果她还是不死心,要作妖,那她恐怕连人都做不了了。”

穆婉看项上聿沉着在胸,“还是要多谨慎,不然,陷于被动地位的就是我们。”

项上聿感觉到穆婉的关心,搂住穆婉的肩膀,“要是我以前,我肯定不会谨慎,因为我狂妄,自负,又桀骜不驯,不屑一顾,但是现在我有了,我就有了牵挂和担心的事情,我一定会谨慎,谨慎,再谨慎,因为我要护周。”

安琪听着,都酥了,环抱住自己,抖了抖,看向楚简。

楚简察觉到安琪的眼神,清了清嗓子,轻声说道:“我也会护周。”

安琪轻笑一声,虽然这话听起来,没有项上聿的花俏,但是听着,觉得心里还是挺暖的。

穆婉点了点头,“我先睡会,有些困了,这边过去海边很远的吧?”

“先别睡,一会到了驿站,我们换之前那辆房车的,到了车上再睡,也睡的好一点。”项上聿说道。

“也行。现在傅鑫优那边怎么样了?兰宁夫人出事了,没有必要把傅鑫优拖下水了吧?”穆婉问道。

项上聿耸肩,“她好像没有想捞傅鑫优的意思,还是拼命的想要洗白,傅鑫优也是自作孽,活该自找。”

“最大的伤害,不是来自于敌人,而是来至于自己最信任,最崇拜的人的时候,那种伤害是加倍的。”

“她错在不应该为了自己的利益加害,如果他们安安稳稳的话,我肯定不会对付他们啊。”项上聿说道。

“其实……”穆婉停顿了下,“当初和傅鑫优在一起是事实,我是插进来的,她记恨我,我其实能谅解,我们也是有错的,不应该因为利益利用他们,或者,一开始错的是我们,他们也不过是反击,反击的过分了,就多了几道错误。”

项上聿挑眉,“的意思是?让我放过他们,但是现在矛盾这么深,他们换过来,就肯定不会放过我们了。”

“我说傅鑫优,虽然我是不喜欢她,她无缘无故的针对我,但是,如今这个下场,也有点太惨了,如果可以,让她受到的惩罚轻一点。”穆婉说道。

“面上的话,她就是和立下赌约,什么想要杀,设计杀,公众都不知道的,顶多声名狼藉,变成平民,可能找工作难了一点,但是,她这么多年了,也不可能没有存款,过的日子还是比一般小老百姓好的,我要是不针对她,她这辈子,心态摆好,还是能过的很好,如果她就安安稳稳的,不再搞事情,我答应,不针对她,但是婉婉……”

项上聿停顿了一下,“这个世界,本来就是这样,弱肉强食,因为感情的不同,有偏袒也正常,我甚至觉得针对她保护,都是问心无愧,因为才是我的重心,以前有一个故事,讲的是农夫和蛇,农夫看到蛇快冻僵了,抱在怀里,捂暖了蛇,蛇活过来后,咬了他一口,农夫就死了,类似也有很多,比如一个单纯的护士扶着一个孕妇回家,却没有想到这个孕妇是帮助丈夫猎女,最后这个护士死在了那对夫妻的手上。”

“这种事情,也是特例,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。”穆婉说道。

“是的,这个世界上,还是好人多,我相信,但是明知道有些人是恶人,还去同情和帮助,那不是善良,是愚蠢,因为伤害的人是自己。”项上聿严肃地说道。

“也不能因为别人的错而不去做正确的事情。”穆婉反驳道,她想到了Z国的事情,“就像是Z国的事情,没有觉得做错了吗?”